只服务20多户人家,在深山里修建一座基站有多难?

只服务20多户人家,在深山里修建一座基站有多难?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听起来非常诗意,但如果放到我国为解决偏远地区居民上网难而修建服务基站上,就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坡度60度,10个工人将重达800多斤的铁塔固件一步一步推上山;遇上雪崩、暴雨等恶劣天气,不得不求助救援人员……“白云深处”,工人们迎难而上。

5月7日晚播出的《焦点访谈》中讲述了基站工程人员为位于深山里的重庆市云阳县生基村五组,运送基站铁塔材料的过程。

该村只有20多户人家,以前,他们想要打电话,得从家里走到山坡上,直到电信工程人员来到了这里。

第一时间摆在工程人员面前的困难有三个:首先,在深山里施工,不像在其他地方,没办法进行自动化安装,施工方式基本只能靠人背肩扛,异常艰辛。

其二,为保证覆盖效果,基站选址一般要建在山顶或山脊地势开阔处,而这里,往山顶的路坡度超过了60度。

第三,长时间爬这样的坡度,即便是两手空空,也比较吃力,但工作人员们面对的是最重有800多斤的铁塔固件。

记者跟随工人们运送基站铁塔材料时,工人们正抬着一个重400多斤的材料,中国电信云阳分公司技术经理熊超介绍,“这个还算是轻的”,遇到800多斤的,需要10几个人绳子拉、人背、人推,用尽各种方法才能把它扶上去。

而这样的过程,工人们需要经历上百趟。

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这个基站从选址到施工建塔基、立铁塔,再到安装设备,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当信号调试通过、基站开通后,有村民表示,“修得好,没有这个都不行。”

生基村新建成的这个4G基站其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基站,它是专门为解决散居在深山里的几十户生基村村民通信难而新建的,它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电信普遍服务基站”。

“十三五”时期,为了解决贫困山区和偏远地区行政村老百姓通信难的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引导基础电信企业开展了大规模的电信普遍服务基站建设。

类似的一幕发生在贵州毕节七星关区鸭池镇。

毕节,深处乌蒙山腹地,被称为川、滇、黔之锁钥,峰峦叠嶂,沟壑纵横,曾一度处在“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难中之难、坚中之坚”的深度贫困现状。

据中国铁塔此前消息,为了建设位于山顶的鸭池镇营中岩村四肖组基站,施工人员就地扎帐篷留宿,确保昼夜轮班加速施工;灵活地开展“人+马+机器”的方式搬运材料上山,有的站点通往山上没有路,大家披荆斩棘,像“蚂蚁搬家”一样以人工背运材料到山顶。

近20吨的建材物资和设备靠人扛马驮搬到山顶上足足搬了六七天。单次搬运超过400斤的砂石,有的马累倒,换了三次马帮。长6米的支撑杆,七八个人抬了两天多才抬到山顶。

在深山里建基站难,维护维修更难。基站在运行过程中,每隔2到5个月就必须巡检维护一次。遇到雷雨山洪等极端天气影响和野生动物咬坏线路,电信工程人员都必须翻山越岭去紧急抢修。

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的禾木村属于高海拔高寒山区,在这里,电信工程人员遇到的挑战更大。

通往山顶基站的路,跋山涉水是日常。

途中还会经常遇到暴雪、大雨等恶劣天气。

中国电信阿勒泰分公司工程队长刘小勇介绍,“有一次,冬天的时候我们去这里发生雪崩,还是救援队把我们救出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深山中的基站一个个“拔地而起”,原本“通信难”的村民们一个个喜笑颜开。

通网不仅仅解决了他们日常和远方的亲属沟通交流问题,也帮助他们解决了经济问题:打开手机,直播卖货,村里的农产品销售不再是问题。

重庆市巫溪县红池坝镇党委书记王仕杰介绍,去年该地网上销售农产品800多万,尽管受疫情、灾情等影响,去年还是接待了4万多人次游客,老百姓有400多万的旅游收入,“让我们这里从根本上告别了贫困”。

“大山里的孩子们”也受益匪浅。想必很多人都记得,疫情期间,很多学校开展了网课,方便又安心。但对于一些偏远地区的孩子们来说,这可成了难题。

村里要么没基站,要么信号不稳定,这课怎么上?

湖北省竹山县轻土坪村的鹞子岩安置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仅有十几户人家,四面环山,网络信号不稳定,当时,孩子们不得不顶着严寒,花上近一个小时爬到海拔500米的山顶,围坐一圈生起火来“蹭网”上课。

听说孩子们不能上网课,中国联通十堰分公司紧急投入45万元资金,用了3天时间,为鹞子岩安置点这十几户人家修建了一个特殊基站:由两根木杆连接而成的特殊基站,被当地人称为“定海神针”。

在这些只有十几户、二十几户的地方架起信号基站,是我国脱贫攻坚的一部分,“基建狂魔”不仅要修公路,也要修信息高速路。

统计显示,“十三五”时期,在中央财政资金引导下,电信普遍服务机制共支持了全国13万个行政村通光纤和5万个农村基站建设,国家和企业投入资金超过700亿,保障了全国行政村通4G和通光纤的比例均超过了99%。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刘烈宏曾表示:“这些行政村大都在深山里和偏远地区,通信设施建设成本和难度都比较高,且用户分散,消费能力低,市场机制失灵,所以在这些地区打电话难、上网难的问题比较突出。电信普遍服务机制主要是通过中央资金支持,地方协调推进,企业实施建设的原则,在无法通过市场机制实现宽带覆盖和市场失灵的高成本地区推进宽带网络的建设,给予财政资金的支持。”

信息高速路,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不能落下。

来源:观察者网客户端,综合整理自微博@中国铁塔 、焦点访谈

责编:秦雅楠